四个大男孩烧光百万也不放弃的热血梦想:带着钢琴去表演给全台湾

舞台準备就绪,音乐响起,《RIDE PIANO带着钢琴去旅行》的故事要从两年前说起:四个在当兵时期认识的大男孩,因共同喜爱音乐结成好友,他们分别是钢琴家卢易之、小提琴家蔡曜宇、低音号手简子毅和设计师成宗翰。在一次闲聊中,满腔热血的他们提到退伍之后,除了工作,究竟还可以爲社会做些什幺?

「不如,直接把钢琴带到偏乡地区,演奏给全台各地的人听,尤其是那些没有机会走进国家音乐厅的育幼院贫童、安养中心的重病患者和老人们…让音乐走出去。」哥儿们交换眼神,没有迟疑,好吧,就这幺干了!二话不说各自领出存款,立刻着手执行。

四个大男孩烧光百万也不放弃的热血梦想:带着钢琴去表演给全台湾

他们添购一台二手钢琴、一辆工作车,并且费心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重机平台钢琴拖车,目的是拥有最好的机动性。车走到哪里,钢琴就到哪里,随时随地就能举办一场音乐会。这也是一个开放的空间,只要有心,任何人都能站上去演奏。最重要的是,跟观众没有距离。

他们分工合作,曜宇和易之负责规划歌单节目,为小孩準备儿歌、为青少年準备流行歌、为老人準备国台语老歌,当然不可少的,还有莫扎特、胡桃钳、月光奏鸣曲…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古典乐曲;宗翰和子毅负责联繫全省偏乡育幼院和慈善机构,準备电子器材和食宿交通安排等繁複的行政事宜。算一算,光是前置就花费半年时间,设备开销更破百万。

「讲起来好像很简单,不过只是带着钢琴去偏乡做义演。但事实上有很多细节层面要事前设想,比如万一麦克风故障了怎幺办?万一预定的路线遇豪雨坍崩怎幺办?替代方案是什幺?如何排除障碍?」他们尽最大的努力,做最扎实的準备,也因为规划缜密完善,这趟「带着钢琴去旅行」分享音乐之旅,顺利于去年暑假和今年寒假,分两趟走完东部和西部,跑遍全省二十多个点,中间还受邀去澎湖演出,完成环岛的目标。

四个大男孩烧光百万也不放弃的热血梦想:带着钢琴去表演给全台湾

多棒啊!四个人合力写下有梦最美的生命乐章。但,这并不表示结局就此皆大欢喜。回到现实人生,真正的残酷考验才要开始。经过长途奔波,重机必须进厂维修,还得重新寻觅置放钢琴平台的场地。然而,他们却花光积蓄,再也挤不出一毛钱。别说维修机车,就连自己的生活开销都成问题。

「我们也不是没有尽力去募款、找赞助,但令人沮丧的是,有些基金会本来都讲好了,但到后来却都…无疾而终。」此时此刻,只能用弹尽援绝形容他们的处境。甚至听到一些冷嘲热讽,音乐又不是物资,又不能当饭吃,有什幺了不起?「有时候难免问自己,干麻和钱过不去?为了完成这个计画,婉拒不少工作邀约。不断内耗,花老本。」难掩脸上的苦楚,成宗翰语气里尽是无奈。团员之一的子毅,更因为家庭因素而决定退出。那幺,打算放弃吗?我问。

四个大男孩烧光百万也不放弃的热血梦想:带着钢琴去表演给全台湾

「之前拜访的每一个地方都希望我们再回去,像是台东土板村土坂部落的小朋友,因为捨不得我们离开,当时还紧紧抱住宗翰不让他走。嘉义敏道家园重症病患收容所的病人,许多人是被绑在轮椅上推出来听音乐,虽然他们连语言表达能力都有困难,听到音乐却流露出纯真的笑容,这证明我们用音乐沟通是顺畅且快乐的。还有台东哈拿希望之家,主要是收容两岁以下的弃婴和父母入监服刑没人照顾的小孩,他们本来吵闹不已,但一听到我们演奏却都纷纷安静下来,往钢琴靠过来…旅途中还有不少民众看到我们,更主动提供食宿、免费帮我们加汽油…。」今年30岁,也是团员里头年纪最大的卢易之回忆起这些点滴,嘴角扬起微笑。

「我们得到的,其实比失去的还多。这段旅程虽然辛苦,却一点都不痛苦。」逞强说再多气话,哥儿们心底依旧雪亮明白,音乐所触动的情感、所带来的感动,是任何数字都无法衡量的。「所以回归现实面,目前大家各自回到工作岗位,先累积更多资本赚更多钱,暂时休息。但我们并没有放弃,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什幺,只希望今年暑假可以筹到经费,再度出发。」如果多年以后,有个小孩在成长中面临难关,想起曾经有几个大哥哥做了这幺一件天真傻事,脑海里响起音符,重新找回力量与勇气。他们认为,这样就足够了!

延伸阅读:

爱的微革命-三明治工 爱,是最美的艺术 爱的微革命-行者义剪 剪掉冷漠留住爱 爱的微革命-Ride Piano把音乐分享出去